快手主播辛巴“碰瓷”张雨绮和华为荣耀,但老铁们没那么好忽悠

文 | 三毛

争议颇多的“快手一哥”辛巴又又摊上事儿了!

今天,#辛巴张雨绮#登上热搜,辛巴称在此前张雨绮的快手直播首秀中,张雨绮装大方随口一说,让原本定价4299元的手机以3899元的价格出售,导致辛巴自己掏腰包补了1200万(www.penti.com.cn)。

对此,快手电商官方微博发布声明,表示辛巴所说的直播是“快手616品质购物节”中的一部分。快手官方与辛巴协商,从辛巴直播间下单支付的用户由辛巴补贴,从张雨绮直播间下单支付的用户由快手官方补贴,对此,张雨绮方不知情。基于张雨绮的敬业态度,快手官方还表示了对她的认可和感谢。

简单来说,快手的意思就是:辛巴没掏钱,快手官方补贴掏钱了;这事儿张雨绮不清楚个中情况,但你辛巴是事先知道的呀。

不知是不是乘风破浪的“绮绮子”最近太红了,想要蹭一蹭,否则很难理解辛巴这一波“明知还故意叫屈”的操作。

快手官方微博发布后,张雨绮工作室也转发微博,表示“具体补贴分配详情,快手与辛巴方再直播活动前后均未告知我方”,与快手声明一致。之后,张雨绮也发了四字微博,称自己“眼光不好”。

而就在8月30日,辛巴在直播间临时要求荣耀加送耳机被拒绝,#辛巴 荣耀#还上了热搜榜。

昨晚,辛巴发文对荣耀表示“真诚抱歉”,但称己方只是与荣耀官方沟通时“产生了误解”。

辛巴、华为荣耀、张雨绮,三者都是各自圈子里的顶流,事情一出,立即引发了网友热议。

辛巴膨胀了吗?

在快手拥有5798万粉丝的辛巴,去年带着他的“家族”据称完成了约150亿的GMV。而招商证券报告显示,2019年快手日均GMV一亿,全年预计400亿-500亿,如数据属实,在快手电商直播营收上,仅辛巴一个团队就贡献了约三成。

快手离不开辛巴,从快手起步的辛巴同样也离不开快手。但当这些出身草根的“顶流”日渐庞大以后,也让平台在管控上极为头疼,如何规范化管理主播,平衡好彼此,是快手接下来亟待解决的难题。

谁在蹭谁的热度?

三天登上两次热搜,而且都是有争议的负面。在直播圈,恐怕只有快手主播辛巴了。

这场围聚了不少吃瓜群众的话题,得从8月30日的那场直播说起。

当天晚上,辛巴直播带货荣耀X10 max手机,不料,现场“加戏”,说以个人名义单方面补贴每台300元。在卖出2万部手机后,辛巴临时要求荣耀加送耳机,显然事先双方并未沟通过。

然后,辛巴告诉老铁们,荣耀没同意自己这个要求,太不给面子了。

接下来的一幕让人乍舌。辛巴在直播中称荣耀这个朋友太难交,任性地呼吁粉丝们退货。“我卖荣耀手机卖了两三个亿,虽然跟人家整个一两百亿的市场来说不算多,只占了1%,可我要个耳机都要不出来,我就一句话说给荣耀老板,我亏了4000万交你这个品牌都没交下,不好意思我不交了。”

究竟该退货还是买手机?此话一出,场面一度失控。

事件发生后全网发酵,不少人都表示支持荣耀。

一位网友表示,关于赠品,大公司都有严格的审批流程,主播临时提要求确实会让厂家很难办。同时,大品牌有严格的价格体系,即便是大主播也没办法撼动他们的价格底线。

更有声音表示,辛巴不过是借机炒热度,将直播视作“儿戏”,没有商业契约精神。

9月1日,辛选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关于退货事件的说明,署名辛有志。

辛有志表示,8月30日的直播中,由于和荣耀官方在沟通过程中产生误解,对用户和粉丝造成影响,对此向荣耀表示抱歉。此外,辛巴表示对于已经产生的订单,会继续按照直播间的承诺进行补贴。

快手直播塔尖的“辛巴家族”

商业场景里,得按商业规则办事。

按照辛巴自己在直播中的描述,辛巴与荣耀一事,首先在于双方并未事先约定,属于临时起意,荣耀自然有拒绝的权利。其次,被拒绝后,作为带货主播,辛巴居然号召粉丝退货,这不仅违背了商业合同,也违背了职业操守。

对此,有业内人士认为,在快手江湖,带货体量越来越大的辛巴,开始膨胀了。“辛巴想从规则的协商者,变成规则制定者,却被打脸。”

一直以来,辛巴都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角色,刷单、违规,与其他主播互撕……他的背后充斥着太多负面的声音。

五个月前,辛巴与快手另一位主播散打哥隔空互怼,进而引发双方粉丝互爆黑料,之后辛巴的直播权限被关闭。快手官方没有对外解释原因,外界传言称这位2020年要完成千亿销售额的高调网红已被快手封杀。而在6月14日,停播51天后的辛巴,走出“小黑屋”,开始了第一场带货直播,据称带货金额达12.9亿。

为什么仅仅51天就能复出直播?

辛巴的流量和带货能力太大了。此前被退网时,辛巴在直播间喊话快手官方:“快手,我希望你们把眼睛擦亮一点,我辛有志在大部分的类目当中,可以调动整个国内的资源,请运用好我身上的本事和资源。”

这话听着挑衅实足,却也是实情。

在快手直播江湖中,家族拥有最强话语权,辛巴家族就一步步走向了金字塔尖。

据垂直媒体“今日网红”统计,截至2020年5月中旬,快手上的六大家族核心成员粉丝数加起来超过5亿。其中,辛巴、辛巴妻子初瑞雪、辛巴徒弟蛋蛋小盆友和时大漂亮等几人组成的辛巴818家族粉丝合计1.4亿,在六大家族中粉丝数量最高。紧随其后的散打家族,粉丝合计1.05亿。

这六大家族掌握着快手庞大的流量。更关键的是,快手的“家族”运营方式里,隐藏着“暴力崇拜”和“帮派倾向”。

当流量和营收过多地集中于头部主播,平台承担的风险也显而易见。一边是流量和营收,一边是平台生态,快手直播何去何从?

快手破局?

有快手主播曾表示,供应链被辛巴等超级头部主播牵制,因为辛巴手中有大量的供应链,让中小主播没法拿到性价比高的货。

对此,快手方面表示,辛巴所能控制的货肯定是有限的,中国的供应链无法被有限的角色垄断,所以他也只是对某些品牌有议价权。

话虽如此,但头部垄断的趋势确实存在。近日,快手直播负责人表示,他们并不否认快手主播寡头化的情况,尤其1000万粉丝以上的主播容易流量集中化的,比如辛巴等。

快手也想创造相对均衡的状态,于是行动,但阻力甚大。

一方面,快手加强对大V的管理。过去一年中,快手大主播在直播间骂人等被平台封禁的事情时有发生。甚至有消息称,快手不久前通知各大主播,不能再运用“家族制”运营,而要往正规化公司化运作,从而“净化”快手生态。

然而这一成效并不明显,至少目前,家族制依然稳稳地站在快手直播带货的舞台中央。

另一方面,孵化新的头部主播并加入明星矩阵。据了解,在短短半年内,快手孵化出了刘二狗、牧童和可乐三位新秀。6月,周杰伦、张雨绮等明星相继入驻快手,其中周杰伦首秀半小时超过6800万人围观,打赏超2000万。

然而周杰伦之于快手更像是“吉祥物”,直播首秀后没了下文。人们心中的快手,还是“老铁们”的快手。

今年3月,市场监管总局等11部门发布《整治虚假违法广告部际联席会议2020年工作要点》,强调对互联网广告和直播平台广告加强监管。直播电商的本质属于商业广告,带货主播往往身兼广告经营者、广告发布者、广告代言人等多重角色。因此,要加大对“直播带货”的法律约束和诚信约束力度,特别是明晰带货主播的责任。

这些年,快手在努力破圈,但它要做的,还有很多。

编辑 徐艺婷

公司名称:普雷沃阀业(上海)有限公司